洪永淼 張興祥:2020年中國經濟: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迫切需要解決“四流”問題 - 廈大視點 - SOE

  1. 洪永淼 張興祥:2020年中國經濟:應對新冠肺炎疫情迫切需要解決“四流”問題

    2020212日,洪永淼、張興祥教授合作的有關當前新冠肺炎疫情文章在《經濟日報》新聞客戶端、中國經濟網刊登。228日,《廈門大學報》刊登了本文的更新版本。

     

    2020年新年伊始,一場源自武漢、由新冠肺炎病毒引發的疫情迅速蔓延整個中國。隨著時間的推移,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沖擊已逐步顯現出來。我們的一個基本判斷是,2020年第一季度中國經濟將呈較大幅度下滑,后續影響有多大,取決于疫情的持續時間以及我們的應對方式。

     

    新冠肺炎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的沖擊

    新冠肺炎疫情之所以給中國經濟帶來巨大沖擊,是因為疫情爆發的時間節點剛好臨近春節,這向來是中國消費最旺盛、最集中的時間段,這無形中放大了疫情的破壞力。

    疫情既對中國經濟的需求側產生沖擊,也對供給側產生沖擊。對需求側的沖擊,主要體現在服務業。首當其沖的是旅游、零售、餐飲、住宿、影視、娛樂、交通、物流等服務業以及股市、債市等金融市場,這次遭受疫情全方位的沖擊,因此成為損失最大的行業。例如,中國旅游業一天損失超過170億元,僅春節期間直接損失就高達5500億元。不過,對服務業的沖擊是短期的,只要國內潛在有效的消費需求還在,疫情過后將會重新釋放出來,甚至出現強勁反彈。而對供給側的沖擊,主要體現在制造業。武漢乃至湖北是中國重要的工業基地,也是全球有影響力的創業創新中心之一,武漢封城以及疫情的嚴重性,直接影響制造業復工復產時間。另外,疫情爆發后,全國各省市相繼采取嚴防死守的措施,人員流動一度受到了嚴格限制,工廠開工也因此成了大問題。制造業如何在做好有效防控疫情的同時,盡快組織生產,最大限度地減少損失,其實非??简灥胤近h政主官以及企業領導人的智慧。

    從市場微觀主體看,外貿出口企業備受各方關注,因為它關系到世界生產和全球供應鏈。眾所周知,改革開放以來,中國經濟逐步融入世界經濟體系,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及最重要的世界工廠,中國制造深深嵌入全球產業鏈中,而新冠肺炎疫情正在沖擊這一鏈條。之前由于用工成本上升和中美貿易摩擦,許多外資已不斷減少對中國的依賴,新冠肺炎疫情有可能進一步促使它們加快尋找替代途徑,想方設法將供應鏈轉移到其他國家去,以便通過多元化投資和供應來降低風險。顯然,此舉對中國的全球產業鏈和全球供應鏈極為不利。以汽車制造為例,由于受新冠肺炎疫情影響,中國零部件制造商無法及時復產供貨,已導致國外許多車企處于停工或半停工狀態,如韓國的現代,日本的豐田、日產,德國的大眾、寶馬等汽車制造商,都因為中國供應商零部件斷貨而不得不關停設在中國或其本土的工廠。一旦外企供應鏈從中國轉移出去,再轉回來難度就大了。因此,對供給側的短期沖擊有可能會轉化為長期效應,必須認真應對,及時施策,才能打贏中國全球產業鏈和全球供應鏈的保衛戰。

    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另一個嚴重沖擊體現在對廣大中小企業的影響上。中小企業特別是小微企業抗風險能力本來就較弱,很容易受到這次疫情的嚴重沖擊。如果疫情持續到第一個季度才結束,那么有多少中小企業能扛過這3個月呢?假如各級政府不迅速出手幫扶,中小企業很可能會迎來一波倒閉潮。由于廣大中小企業是就業的主要載體,這個倒閉潮會帶來很大的就業沖擊,甚至危及社會穩定。

    加快產業鏈恢復是當前一切經濟工作的重心

    現代經濟體系猶如一臺精密的機器,社會分工協作越發緊密,一個鏈條連著一個鏈條,一個齒輪挨著一個齒輪。正所謂唇亡齒寒,牽一發而動全身,有時一個零部件的缺失,很可能導致整條產業鏈癱瘓,前述汽車制造就是一個典型的例子。事實上,消費需求側受到抑制,同樣會傳導到生產供給側,形成多米諾骨牌效應。

    我們不妨舉些現實的例子,來考察受疫情影響后產業鏈之間的傳導機制。大家知道,春節期間本是服裝鞋帽銷售的黃金時段,通常占全年總銷售額的兩到三成。疫情之下,很多人閉門不出,春節時間點一過,需求就很難恢復,這將影響全國千千萬萬家實體店的銷售業績。銷售受到影響,出現庫存積壓就在意料之中了??梢灶A見,2020年服裝鞋帽產量將同比下降,這將傳導到其上游產業——紡織印染,而后者又進一步傳導到其上游產業——煉油石化產業,因為紡織印染的原料大多來自于石化產品。同時,春節期間本來也是人員流動的高峰期,這次疫情來襲,全國各地對人員流動采取限制措施,既影響陸、海、空交通運輸,又影響企業生產復工,這兩方面都會導致對汽油、柴油、航空煤油和船用燃料油的需求大幅下降,最終也是傳導到煉油石化產業??墒?,大型煉油廠一般不能隨便停產,因為一旦停產再復產,必須經過停工、清洗以及復工準備等一系列復雜程序,整個流程至少要花20天時間,人力、物力消耗非常巨大,其損失達數千萬元,而且停工和復工最容易出現安全事故。所以,正常情況下,大型油企只能通過減產來應對。即便如此,也無法避免石化產品的價格下跌。

    可見,從下游、中游再到上游,整個產業鏈的任何環節無一能置身度外。更何況,無論哪一個產業,還受到其他供應鏈的影響,從而形成疊加效應。在一個錯綜交織的經濟系統中,任何互相關聯的供應鏈出現脫節現象,都會遲滯相關產業的恢復,進而導致整個產業鏈無法恢復到原有水平。鑒于此,推動企業復工復產,也要有系統性思維,不能“攻其一點,不及其余”。經驗告訴我們,對經濟的每一次重大沖擊,都會引發一連串的連鎖反應,其恢復都需要相當長的一段時間。以豬肉為例,由于2018年爆發非洲豬瘟,國內生豬供給數量銳減,按照國家農業農村部的目標,預計到2020年底,市場供應有望恢復到常年(2017年)的80%水平,而要達到這樣的水平,還需要多方努力才有可能。這次新冠肺炎疫情對中國經濟的沖擊,情況也大抵如此。

    無論是基于國內視角還是國際視角,我們認為,加快產業鏈恢復是當前一切經濟工作的重心,這樣才有可能盡量減輕疫情帶來的沖擊。之前我們撰文提出采取分區分類防控措施,而最迫切需要解決的是四個流動性問題:資金流、人流、物流和信息流。我們的出發點和歸宿點,都是著眼于盡快恢復產業鏈和供應鏈??梢哉f,產業鏈和供應鏈在多大程度得以恢復,中國經濟就在多大程度上實現止跌企穩。

    另外,最近日本、韓國、意大利、伊朗等多個國家確診病例突然大增,疫情有在全球爆發趨勢,國際社會對此深表擔心。如果一些國家無法像中國一樣采取有效措施盡快將疫情控制住,那么新冠病毒傳染源就無法切斷,則有可能造成疫情在全球大流行。面對這種新情況,中國須逆向而行,在逐步恢復產業鏈和供應鏈的同時,應加大口罩、消毒液、護目鏡、防護服、檢測試劑、呼吸機、心電監護儀等醫用物資和醫療設備的生產和儲備力度,一方面可以為全球抗疫做出貢獻,另一方面也有利于鞏固和加強中國在全球產業鏈和供應鏈上的核心地位。

     

    對新冠肺炎疫情及中國經濟走勢的研判

    毫無疑問,新冠肺炎疫情是2020年中國經濟很大的一只黑天鵝。但是,中國政府反應迅速,充分發揮制度優勢,在黨中央的集中統一領導下,全國一盤棋,調動全國力量馳援湖北特別是武漢,包括19個省市對口支援除武漢外的湖北16個州市縣的方式,并實施了一系列極其嚴格的防控措施,很好地遏制了疫情蔓延的勢頭。截至224日,全國共有23個省份及新疆兵團確診病例零新增。根據目前的情況看,比較樂觀的預計,國內新冠肺炎疫情在2020年第一季度結束時應該能夠得到有效控制,4月底疫情將進入收尾階段,各方面基本上恢復正常。

    進入21世紀的第二個十年,中國經濟面臨著諸多方面的挑戰。就外部而言,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經濟一直處于深度調整期,復蘇前景持續低迷,這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總需求,中國面臨巨量產能無法轉化為有效外部需求的現實難題。就內部而言,從2014年開始,中國經濟步入“新常態”,近年來經濟增速持續下滑趨勢尚未得到根本扭轉,這是當前中國經濟面臨最大的挑戰。新冠肺炎疫情又給中國經濟帶來了一個意想不到的沖擊,其影響程度看來已超過2003非典對中國經濟的沖擊,2020年第一個季度中國經濟同比將呈較大幅度下挫,這個已基本沒有懸念。2020126日中美簽署了第一階段經貿協定,中美貿易沖突將暫告一段落,短期內中國經濟面臨的不確定性有了一定程度的減少,這也有助于緩解疫情帶來的沖擊。雖然對供應鏈和中小企業的影響有可能轉變為長期性的,但只要我們應對及時、得當,出現供應鏈轉移和中小企業倒閉潮的可能性就會大大降低。

    值得強調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并沒有改變中國經濟的基本面,中國經濟韌性好、潛力足、回旋余地大的基本特征沒有變。首先,支撐中國經濟長期發展的根本性因素沒有發生太大改變,比如中國儲蓄率仍是全球最高的,中國經濟向好的長期趨勢依然存在。其次,在當前新一輪工業革命浪潮中,中國科技方面的突飛猛進更是有目共睹的。在某些領域如高鐵、核電、5G、電子商務、金融科技、大型裝備等,中國已成為全球的領跑者。信息技術革命不僅顛覆了傳統的商業模式,也極大地促進中國生產模式、工作模式的創新。比如遠程辦公,無人配送,制造車間應用智能機器人,以及在城鄉廣大地區發展網上商業模式,這些有可能成為今后中國經濟新的增長點。再次,中國已轉變成為以內需為主的特大經濟體,與之前相比,任何外生沖擊對中國經濟增長的影響將變得越來越小。最后,中國的改革紅利依然存在,特別是制度紅利和市場化改革紅利還沒有完全釋放出來。這幾個方面有機結合在一起,就有可能使中國經濟破繭化蝶,面貌煥然一新。

     

    乐平麻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