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永淼等:中國經濟增長趨勢不會逆轉 - 廈大視點 - SOE

  1. 洪永淼等:中國經濟增長趨勢不會逆轉

    2020年伊始,欣欣向榮的中國經濟被突發的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蒙上了一層陰影。疫情對經濟的影響將達到何種程度?2020年中國經濟面臨怎樣的挑戰與機遇?近日,《中國社會科學報》記者圍繞這些問題采訪了包括發展中國家科學院院士,康奈爾大學經濟學與國際研究講席教授洪永淼、廈門大學經濟學院教授張興祥在內的數位國內外學者。

     

    短期增長將受到影響

     

    洪永淼、張興祥均表示,就外部而言,自2008年國際金融危機爆發以來,世界經濟一直處于深度調整期,復蘇前景持續低迷,在很大程度上抑制了世界經濟的總需求。作為“世界工廠”和全球最大的貿易出口國,在世界經濟低迷的大環境下,中國面臨巨量產能無法轉化為有效外部需求的現實難題。近兩年的中美貿易摩擦給中國經濟、包括中國的全球產業鏈與供應鏈帶來了很大的負面影響,加大了中國經濟下行的壓力。就內部而言,近年來中國經濟進入“新常態”,經濟增長速度放緩。中國GDP目前約占世界GDP16%,近十年來一直是世界經濟增長的火車頭,中國經濟增速放緩必然導致世界需求變緩,這反過來又會使中國經濟進一步受到影響。毫無疑問,中國經濟具有巨大的韌性與活力,但一段時間以來經濟增速放緩趨勢尚未得到根本扭轉,成為當前中國經濟面臨的最大挑戰。在此背景下,新冠肺炎疫情給中國經濟造成了意想不到的沖擊。

     

    美國威拉姆特大學經濟學系系主任梁燕談到,201912月召開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2020年中國經濟增長目標定在6%左右,但受肺炎疫情影響,第一季度的增速或只能達到3%4%。如果疫情能在2月底開始出現拐點并在3月得到良好控制,全年增速仍有望達到5%左右。對比過去的高速增長,雖算是一個低速,但仍高于3%左右的全球經濟增速。這也是中國經濟轉型、注重可持續和包容性發展的新常態。

     

    對中國經濟長遠影響甚微

     

    英國商品研究所首席經濟學家茱瑪娜·塞爾辛日前向英國媒體表示,短期看疫情會給中國經濟帶來一定負面影響,但長期看其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幾乎可以忽略。她以2002年末爆發的SARS疫情為例,當時短期內中國的旅游、零售等行業遭受了一定沖擊,中國GDP增速下滑。但是,隨著疫情得到控制,中國經濟逐步恢復,在2004年初收復了失地且未留下明顯的長期疤痕。與SARS疫情暴發時相比,當前中國防控更積極。世界衛生組織高度贊揚了中國為控制疫情發展作出的迅速反應。因此,她認為疫情給中國經濟帶來的短期陣痛不可避免,但長期影響微乎其微。

     

    土耳其廣播電視公司國際頻道官網25日刊發了美國得克薩斯理工大學政治學系博士納茲穆斯·薩基卜的文章。文章對中國經濟的長期發展作出積極預測,認為疫情造成的波動可能觸發新機遇。就中國國內市場而言,電子商務、遠程辦公等領域將迅速發展。2002年末的SARS疫情對中國經濟的影響在2003年第二季度達到峰值,文章依此為模型預測,此次疫情對服務業的沖擊可能最大,但也只是短期影響。此外,2020年是中國“十三五”規劃的收官之年,有理由相信中國將采取財政激勵、貨幣寬松、貿易協商等舉措,盡一切努力實現2020年經濟目標。

     

    新西蘭惠靈頓維多利亞大學教授伊蘭·諾伊認為,疫情得到控制后中國經濟的恢復速度應該會很快,更重要的問題是如何消除恐慌情緒。中國政府采取的嚴防疫情擴散、加強信息公開透明等措施,都是消除恐慌情結的有力方式。疫情解除后,怎樣幫助湖北等受疫情影響嚴重的地區盡快恢復生產經營也非常重要。

     

    積極主動應對疫情沖擊

     

    英國倫敦城市大學卡斯商學院榮休教授克里斯·羅利說,考慮到GDP增速、貿易摩擦等因素,中國需要發展價值和質量更高、更具創新性的行業。從經濟的積極面來看,當前的挑戰可能會使某些現有趨勢更明顯,包括支持鼓勵電商行業發展、推進金融服務。技術與金融的結合具有很大發展潛力,金融科技可以成為中國與全球其他主要金融中心建立更緊密關系的跳板。美國布蘭迪斯大學國際貿易與金融教授蓋瑞·杰弗遜也表示,在某種意義上,危機為經濟改革提供了一定的機會。

     

    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經濟學系教授方漢明認為,中國2020年上半年的經濟工作一定是打贏抗擊疫情這場戰役,在恢復生產和預防疫情擴張之間做好平衡,保護中小企業,讓經濟重回正軌。經濟恢復正常后,中國應迎接執行中美第一階段貿易協議帶來的挑戰和機遇。在經濟穩定的基礎上,2020年下半年應該開始展開以完善市場和政府的職能分工、深化市場化改革為主題的大規模改革。中國對世界經濟增長,例如國際旅游業、大宗商品包括能源和農產品進口的貢獻非??捎^,世界目前仍依賴中國密集的產業鏈。但若疫情時間拖長,跨國公司難免開始準備轉移產業鏈,會給中國產業鏈優勢帶來新一輪沖擊,中國對此必須有所準備。

     

    方漢明談到,勞動者工資提高、國內生產中的環境和健康成本的顯性化、國際貿易壁壘的增加等因素,都會要求中國經濟轉向以提升內需和生活質量為目標、以創新創業為方式的新增長模式。擴大內需要有制度保障,需要在農村土地使用制度、社會保險體系和社會分配制度等方面改革完善;提高生活質量需要改變以經濟增長率為主導的政府管理模式;鼓勵創新創業需要建立中小企業和大企業尤其是國有企業之間的競爭中性,需要保護知識產權。中國在以上各方面都有很大的改革空間。

     

    防范中美貿易摩擦再次波動

     

    洪永淼表示,隨著中美簽署第一階段經貿協議,中美貿易激烈沖突暫告一段落。中國與世界經濟面臨的不確定性短期內有一定程度的減少,這對中美和全球都有利。然而,對美國來說,該協議更像是權宜之計。單就雙邊貿易逆差而言,美國以提高關稅為手段,通過貿易談判使中國增加從美國的進口,以期縮小對中國的貿易逆差。長遠來看,這一目標很難實現,因為中美貿易逆差是由兩國不同的經濟結構、發展階段以及在全球產業鏈上的分工決定的。美國有很大一部分經濟需求自身無法供給,從中國減少的這部分進口也只能轉移到其他國家,無法從根本上改變美國對整個世界貿易總逆差的現實。隨著美國國內局勢(如2020年總統大選)或世界政治經濟形勢變化,中美貿易有可能硝煙再起。

     

    有大量證據表明,中美在高科技及與之相關的貿易、投資、知識產權等領域的博弈才剛開始。因此,在第一階段經貿協議這一年窗口期內,中國需要未雨綢繆,及時做好外貿投資風險分散轉移。借此機會增加對美國的出口有助于減少疫情對中國經濟的短期沖擊,但更重要的是中國應加快關鍵核心技術的自主創新,積極拓展其他外貿投資市場,包括“一帶一路”沿線國家和新興經濟體,以有效降低對美外貿投資集中的風險。在這方面中國需制定長期性政策,有效引導出口企業,盡快培育一些地緣政治風險較小的外貿投資市場。

     

    梁燕表示,接下來的中美經貿談判關系到中國的結構性改革和協議的執行。從好的方面看,美國總統特朗普已利用第一階段協議為他的再次選舉造勢,不會再向中國施重壓,以免談判失利對經濟造成負面影響,進而對其再次選舉不利。如果美國選擇不合作,只會把機會讓給其他歐洲和亞洲國家。同時,美國提出的加強知識產權保護、對國企減少無條件補貼資助、開放金融市場等要求,也有益于中國的長期發展。

     

    方漢明表示,中美之間更深層次的沖突來自于技術競爭、國際秩序和意識形態,但兩國亦有很強的互補性,合作對全球都有益,希望中美能在建立新型大國關系方面走出一條共贏的新路。

     

    (作者:中國社會科學報記者 王悠然 王曉真 趙媛)

     

     

    乐平麻将